终极笔记吴邪假扮吴三省后看什么 终极笔记16集吴邪看到了什么

对于>终极笔记第8集吴邪一行频频遇蛇 黑眼镜解雨臣终出地宫这个问题争议很大,各有各的说法,各有各的道理,现总结一下供大家斟酌:

天有不测风云,本就一路艰辛的吴邪他们在一场雨中又招惹了大量草蜱子,蜇得这群人浑身都是伤口。奇痒难忍,雨一时半会儿停不了,大家找了个避雨的地方准备先躲躲,阿宁盯着面前的胖子吴邪,似笑非笑地劝他们脱了裤子检查检查,小心没了传宗接代的玩意儿。

王胖子早已忍耐不了,刚进山时候他的裤裆撕裂了,当时觉得挺凉快,没成想遇到这事,也是他倒霉,吴邪掀开胖子衣服的时候,背上密密麻麻全是寄生的虫子,可吴邪也好不到哪里去,两人狠下心来,用烧红的刀尖把草蜱子一个个剜了出来,痛得扯着嗓子大喊。

黑眼镜解雨臣仿佛天生就是一对冤家,一路吵架拌嘴,互相挖苦,再不苦中作乐,恐怕在这阴森森的地下就真的绝望了,就在两人叨咕着好像已经良久没有遇到机关的时候,黑眼镜这个倒霉鬼就踩到了脚下的暗门,背后的石梯炸裂开来,两人拼了命地往上跑,最终逃得一命,黑眼镜这倒霉催的,差点没踩上石板,幸好解雨臣眼疾手快,拉了他一把。

终极笔记吴邪假扮吴三省后看什么 终极笔记16集吴邪看到了什么

两人瘫倒在地,累得气喘吁吁,早前石梯的地方变成了悬崖,已经没了退路,可三叔一路以来的记号表明他仍旧在向前进,说明哪里一定有两人没有注意到的出路,于是他们仔仔细细地摸排着,可是找了很长时间,也没有发现三叔留下的什么线索,解雨臣莫名其妙的开始急躁起来,可是着急也没有什么用,就只能坐下来闭目养神,整个宫殿没有岔路,两人一路走到了这里,一路上除了机关什么都没有,恐怕这个地宫只是一个障眼法,就在这时,最后一道机关启动了,一场大火,西王母断了他们所有的后路,就是想让敢觊觎她东西的人渴死饿死。两人无奈之下跳下了悬崖以求生路。幸好悬崖有藤条,两人不至于摔死,落地之后是一片雨林,虽不知前方等待着他们的是什么,但是为了生存,只能继续前行。

等处理完伤口后,小哥为大家找来了驱虫的药草,胖子不由得感慨这家伙虽然是个闷油瓶,可心还挺细,阿宁忆起往日在非洲做项目时候,曾经亲眼看见一头长颈鹿死在这草蜱子手下,可千万不能掉以轻心,

潘子和吴邪感慨西王母可真会找地方,这里处于沙漠之中的最低处,所有的雨水地下水全都会汇集到这里来,所谓风水宝地莫不过如此。天色已晚,一行人就在这里安营扎寨,准备养足精神第二天再赶路,结果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也就小哥自己一个人体力仍然充沛,他和吴邪还意外发现了一条巨蛇的尸骨,尸体里竟然有大量的草蜱子。

小哥用匕首划开手掌,将自己的血抹到吴邪衣物之上,小哥的血可不是凡物,那东西不敢靠近的,可吴邪被吓破了胆子,大声叫喊起来,引来了阿宁他们,后众人又在蛇的尸骨里发现了人骨,并且尸首是个女人,依据尸首身边的物件判断应该是上世纪九十年代,细看下来,尸体的腰带扣仿佛是阿宁公司的东西,接下来的发现让大家目瞪口呆:当十铜钱,难道……难道死尸是阿宁可这怎么可能呢?阿宁活生生站在大家面前呢。可还没等吴邪想明白,一条巨蛇出现在了他眼前,

“啊”得一声,吴邪醒了,原来是个噩梦。他盯着不远处闭目养神的阿宁,阿宁被他盯毛了,没好气得吼了一句。他的魂这才算是回来了。这边小哥他们看着面前的尸体,面面相觑,尸体周边不仅有手榴弹,还有一把手枪,潘子看见手枪眼睛都直了,试了一下居然还能用,用他的话说,这简直就是宝贝啊。吴邪打听起潘子当兵时候的事情,两人正聊着,突然小哥和阿宁出来捂住了他们的嘴巴,吴邪抬头一看,竟然是一条巨蛇,没错,就是梦里那条!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善茬,几人掉头就跑,慌忙逃命,

小哥与蛇搏斗之中,不小心丢了黑金古刀不说,一行人还被逼到了狭窄的山洞里,就在他们庆幸的时候,一种更为剧毒名为“野鸡脖子”的蛇从山洞里面缓缓游了过来,真是一波未平 一波又起,此处不是久留之地,幸亏没有激怒它,众人果断离开,又是一番惊魂。

读了本文后,如遇到其他人有类似>终极笔记第8集吴邪一行频频遇蛇 黑眼镜解雨臣终出地宫的疑问时,相信就会知道该如何解答了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为爱奔波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wanghongshetuan.com/question/33202.html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400-800-8888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admin@example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